2015救在中国——高山上的生死时速
2015-06-09

如果你徒步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山上突遭暴风雪,你能坚持多久?

201569日,在新疆伊犁州特克斯县,5名浙江驴友就陷入了这样的绝境。他们在攀登平均海拔3500米高的老乌孙古道包扎墩达坂时突遇暴风雪,下山的道路被积雪覆盖,而随身携带的帐篷和衣物也早已被暴风雪淋湿,2名队员更是因此高烧不退。

面对雪山上零下十几度的低温,他们只能靠着随身携带的9瓶气罐勉强支撑,他们还能坚持多久?救援何时才能到达?留给所有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IMG_5194.JPG

生死时速,与死神赛跑

接到驴友的报警求助是610日的中午时分,当时5名驴友已经被困在雪山上整整11夜了,其中还有1人与大部队失散,情况非常危急。

新疆伊利当地政府立刻安排当地牧民开始了营救行动,而公羊队新疆总队伊犁支队也开始了紧急集结,14:306名队员携带着救援装备和急救设备向离被困地点最近的特克斯县集结。

6月的伊利已然步入了初夏时节,气温也逐步回暖,然而山上却依然大雪纷飞,当傍晚时分队员们到达公路所能到达的最近地点——琼库什台村时,这里的温度已然骤降至0度以下。

沙尔沙木江,这个土生土长的当地大库西台村驻村协警告诉我们,琼库什台村入夜后的气温还会再下降3-4度,而琼库什台村还只是昆仑山脚下一个海拔不到1000米的村落,再往上走,气温还将更低。

 IMG_5073.JPG

骑马进山,徒步救援

救援,以最原始的方式展开

从村民们的口中,我们了解到,被困人员离琼库什台村并不遥远,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只有20公里。

20公里却是出了名的难走。由于一路山峦起伏,看似20公里的路,走走却要绕上100多公里远,队员们更是要从海拔1000米的山脚一路前行至海拔3500米的雪山上,而这其中的山路,车辆无法通行。

更坏的消息是,通过无线电通联,被困的驴友告诉我们,经过一天一夜的暴雪,山上的积雪厚度已经超过了60公分,成年人一脚踩下去,半个身子也得埋在雪里,上山下山的路完全无法看清,这无疑大大增加了救援的难度。

为了安全起见,当天晚上队员们留在琼库什台村,与当地政府共同商议救援方案,而骑马上山成了所有人唯一的选择。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放亮队员们就按照既定的救援方案,以最原始的方式骑马上山进行救援。而另一边,被困的驴友也在我们的指挥下,依照原路下撤。

 IMG_5205.JPG

“如果日落前无法得到救援,

雪山上的严寒将是我们无法逾越的坎”

就在救援有条不紊地展开时,意外却再次降临——下撤途中的驴友碰上了雪崩!

无论是什么样的雪山,最危险的无疑就是雪崩,面对呼啸而下的成吨积雪,人类在这其中似乎是那么地渺小。

幸运的是,雪崩的范围并不是太大,5名驴友正好处于雪崩的边缘地带,及时地避开了雪崩。与死神擦肩而过的5名驴友惊魂未定,他们下意识地加快了下山的速度。

下方通过卫星通联了解到情况的公羊队队员也加快了上山救援的速度,原本需要徒步34天才能到达的山路,生生被队员们压缩到了7个小时。

北京时间611日晚1920分,经过了整整一天的高强度搜寻,队员们终于在雪线上搜寻到了下撤的被困驴友。

整整53小时的雪山被困,维持生命的补给消耗殆尽,当5名驴友赶在太阳落山前终于成功与救援队员汇合时,不少人都喜极而泣。

驴友队长告诉我们,上山时,他们准备了整整9罐燃烧气罐,这些气罐对于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雪山上的他们来说无疑与生命划上了等号,被困的53个小时中,他们正是靠着燃烧气罐生火取暖才坚持了下来。当他们与我们的队员汇合时,9瓶气罐已经几乎消耗一空。

“如果今天日落前,我们不能与你们公羊队汇合,那么晚上雪山上的严寒将是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逾越的坎。”下山途中,骑在马上精疲力竭的驴友队长悄悄地向牵着马的公羊队新疆总队伊犁支队副队长王成感谢道。

IMG_5220.JPG

公羊会订阅号
公羊会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