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羊行天下——丝绸之路上的救赎
2015-10-26

“我深知:此行赴巴基斯坦地震灾区参加救援所面临的风险和危险……如果发生任何意外均由我自己承担一切后果。”摁完指印,8位公羊队队员头也不回地扛起了背包大步走出了杭州的公羊队总部……

这一走,走的却是玄奘当年走过的路,路的终点就在如今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交界处,塔利班等无政府主义组织活跃区:巴基斯坦的开伯尔-普什图省。如果玄奘当年千幸万苦取回来的是真经,那么“小黄人”的药箱里带去的就是无边的大爱,一切只为普渡昆仑山那头的芸芸众生。

AD7A0778.JPG

“生死投名状”

8名队员之所以签下“生死投名状”,毅然踏上了充满危机的巴基斯坦北部山区,事情还得从今年不期而至的一场地震说起。

北京时间1026日下午1709分,阿富汗东北部“兴都库什”地区发生里氏7.8级地震,地震当天死亡人数就已破百,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数字还在持续上升……

地震震中虽然在阿富汗,但是受到伤害最大的却是邻国巴基斯坦——整个巴基斯坦北部几乎成为一片废墟,地震过后3日内的死亡统计中有超过2/3的遇难者来自于巴基斯坦。

作为与中国关系最铁的兄弟国度,巴基斯坦兄弟姐妹们在灾区的哀嚎深深刺疼了我们,回想起汶川地震的时候,他们几乎搬空了整个国家的战略储备帐篷,不远千里将帐篷运送到汶川灾区,在之后的灾后重建中,他们又节衣缩食,从本就不宽裕的国家财政中挤出善款捐献给汶川灾区的人民……这一切,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如今,看着巴基斯坦友人在地震中哀嚎,公羊队再一次发出了召集令,而时间离地震发生仅仅只有1个小时,半小时后,公羊队队部已经收到了60余名公羊队队员报名加入次救援行动。

然而,与之前的历次救援行动不同的是,此次阿富汗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巴基斯坦北部山区,一直以来却是塔利班、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活跃的“高危区域”,之前还曾经传出过中国公民被这些极端组织绑架处决的消息。就连灾区边缘的白沙瓦也在地震前一周发生过交火,十几名警察殉职。

可以说,这是一片“外国人”的禁区,甚至连很多巴基斯坦本地人也不愿意涉足北部那一片被标注为极度危险的区域……

巴基斯坦救援运送物资.jpg

比地震更可怕的是贫穷

公羊队的8名队员,最终还是毅然踏上了遍布危机的巴基斯坦……

在巴基斯坦西部重镇白沙瓦郊区的曼达尼(mandani)乡,队员们终于见识到了地震带给这个国度的创伤——就算是在白沙瓦这样的地震外围灾区也随处可见倒塌的房屋和哀嚎的平民。

446305676423486105.jpg

在这里,地震并不是最可怕的,贫穷才是这里的村民们对抗天灾时最大的敌人。在曼达尼乡,有近一半的地震伤员因为没钱去医院治病,只能经过简单地处理过后,带着伤在家里“自生自灭”。

我们在曼达尼乡见到了一位7,8岁的小男孩,他的后脚跟被倒塌的房屋压出了一个深可见骨的大洞,由于家境贫寒,当地又缺医少药,小男孩的伤口一直都没有得到有效处理,他的创口周围已然溃烂。

当队医徐音小心翼翼地用医用碘酒为小男孩清理创口时,坚强的小男孩强忍着痛苦既没有哭闹也没有乱动。

小男孩告诉我们,比起以前没钱治病,一个人在家饱受疾病的煎熬,能得到医治已经很好了,这样的疼痛他能忍得住。

635150299243291302.jpg

部落武装请我们喝咖啡

随着救援的深入,公羊队也终于挺进到了最危险的巴基斯坦北部重灾区普什图省,由于这里是塔利班等极端组织武装人员活跃的地区,此前一路陪伴我们、全程保护我们安全的巴基斯坦警察也不得不撤了回来,与我们随行进入灾区救援的就只有当地红星月会(相当于巴基斯坦红十字组织)的成员,前行的道路一下子变得危机重重。

113日,队员们来到了更靠近震中的巴基斯坦北部城市普什图省斯瓦比市(Swabi)宰达村(zaida)。

这是一个7500人的大村落,守在村外山头上的部落武装据点岗哨早早地就通过望远镜就看到了我们的队伍,我们的队伍还没进村,就被荷枪实弹的村子中武装人员给包围了。

刚一见面,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只会乌尔都语的向导也被部落武装军人语速飞快的普什图语问得有点发懵,武装人员手中的重型武器也加重了紧张的气氛。

出发前,我们很担心一旦遇到塔利班等恐怖组织成员时,我们该如何应对。但到了这里我们才知道,一切凶险的产生其实都是有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

全部由普什图族人组成的塔利班武装给世人留下更多的是彪悍负面的形象,但面对贫穷和灾难,他们同样是脆弱的。当公羊队医疗队队员们走进杂乱昏暗的村子时,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些忐忑不安。

当得知我们是一支来自中国民间的医疗救援队后,普什图族武装力量的队长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村长尤素夫(kamranyousafzai)告诉我们地震让整个村子遭受了重创,许多房屋在地震中倒塌。就比如当地的一所学校,这是村子里最牢固的房子,但在地震中还是倒塌了。村民们在学校的废墟中好不容易清理出了一片还能使用的校舍,我们的医疗点也就设在了这里。

整整一天的救援行动中,我们共为70多位村子里患病的老人、妇女、孩子救治,其中有地震中受伤的人也有本来就身患疾病缺乏有效治疗的老乡。

当我们真正与村子里的老人和孩子们交流时,我们才逐渐开始了解这个被外人妖魔化了的民族,其实也有着淳朴的一面,他们并非生而凶神恶煞,他们也与其他巴基斯坦人一样,对中国人非常友好。在我们的整个救援行动间隙,他们还拿出了现磨的咖啡与我们一起共饮,虽然语言不通,但我们同样感受到了他们对中国志愿者医疗队队员的敬仰和感激之情。

作为第一个走进这个村子的救援力量,在我们离开村子时,村长尤素夫特地用乌尔都语亲手写了一份洋溢着浓浓感谢之情的信,希望我们把它带回中国并告诉所有中国人,普什图人感谢中国人,巴基斯坦人民感谢伟大的中国!

此外,另一队小黄人也收到了来自伊斯兰堡当地的一家儿童福利院“爱迪之家”(EDHI Home)的感谢,这是伊斯兰堡一个民办的孤儿院,这里收留了各种因为2005年大地震和父母双亡的遗孤。

当孩子们用好奇、惊讶的眼神看着这群身着黄色制服,臂膀上绣着中国国旗的叔叔们带着药箱、食品走进孤儿院时,院长阿普杜拉(RASHEED)告诉带队队长李卫强:“你们是第一批来到这个孤儿院的外国人,孩子们很高兴,我很激动,中国人真伟大!”

 

公羊会订阅号
公羊会公众号